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水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发新帖
楼主: 求同存异

一个混混的光辉岁月[有点儿意思]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2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工作也疯狂

什么是享受?生活在生活之上就是享受。——混混语录


刚拎着一袋苹果,带着满身酒气很心虚的打开房门,就看到哥几个兴高采烈的边搓麻边讨论我今天晚上是不是又去通宵打游戏,墙角照例放着今天给我留的剩饭剩菜,按平时的规矩,如果我这时候还没回来吃饭,基本就是第二天早上从网吧回来用这些做个蛋炒饭。坐在朝门位置的哥们先看到了我,“靠,你怎么回来了,害我又输了5块钱的水果”他们晚上除了打麻将看球剩下的乐子就是赌我晚上回不回来睡,谁输了第二天去买水果。就听在他左手边那哥们喊“四万,等等,我胡了”把牌一推,侧身看了我一眼,“靠,晚上去喝酒也不叫哥们啊,遇着啥好事了,你老婆来看你了?”看到我拎的苹果顺手拿出一个在衣服上擦擦就咬了一口,“不赖啊,看来今天遇着的还不是一般的好事啊”“呵呵,也没啥,今天出去找了份工作,经理助理”我装做一副很低调的样子。看着他们盯着我的那副神情就知道大事不好,几个哥们突然把牌一推,“艾呀!恭喜恭喜啊”说完几个人把我抬起来朝床上一扔就拿枕头一顿暴打,一点也不顾我还是个病号啊,怎么遇到这么一帮损友555555555555555
我这个师兄老板做的是给煤气加湿加臭,这东西对自动化和密封要求很高,国内有这技术的也没几家,基本没什么竞争,刚好赶上西气东输这个大工程,再加上师兄他老爷子在业内很有点面子,基本不用跑业务就自动找上门了。所以虽然看这些员工们忙的不可开交,其实我基本处于无事瞎忙的状态,无外乎平时打几个电话,偶尔出去陪那些什么领导吃吃饭,没事就装做很正经的样子去各个屋里转转视察视察工作,其他也没什么好做的,刚拿个扫帚想打扫个卫生锻炼一下身体都有人赶紧跑过来接过去然后打扫个一尘不染,唉,看来领导也有领导的难处啊,你说这闲出病来可怎么办啊。我估计我这个老板师兄也这么想,所以经常有事没事就招我去他办公室,说是商量事关公司前途的大事,实际上就是两人开起电脑打几局CS星际什么的,有时打的入了迷就让人把午饭送进来,下午接着讨论大事,有时要讨论到下班还再加几个小时班才回去,领导嘛,总要给员工做个表率,不加班加点的工作怎么行啊。晚上要是没过瘾,师兄就随便给家打个电话说晚上要陪客户吃饭,接着闷头打游戏,完事就开着他那个小车带着我满城转悠,看到哪个饭店比较顺眼就进去随便喝喝酒,晚上找个地方随便KK歌,早上回到办公室挂上“开会”的牌子就开始睡觉。 把名义上我这个师兄是老板,他家老爷子是技术部主任,实际上我俩还是很怕这个太上皇的,有两次看到我们在办公室打游戏,下班后都把我们叫到家里好一顿训,唉,太上皇啊,酒桌上喝不过我也不用这么折磨我吧。

还别说,自从我去跟老板偶尔开开会后,这业务也明显多起来了,连太上皇有时都说这小子看不出来还是蛮有两套的么。象太上皇这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搞技术是有一套的,但要做起业务来,说实在手段太落后啊,一点都不与时俱进,好酒不怕巷子深那套现在不流行了。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就那点水,不过好歹我也被资本家剥削了快一年了,手段也偷着学来了点,无外乎就是严肃公司纪律,严禁迟到早退,提高工作效率,玩点什么流行的“3S”,“5H1W”之类的,搞点奖金提高提高无产阶级的劳动积极性,最主要的还是把那帮来谈业务的这局那处的领导吃好喝好,临走再给拿点,这些人家外资公司多少年前就开始搞这个了,真以为老外们的技术好啊,还不是公关做的好,忽悠呗,其他还有什么啊,就象小学课本里卖油翁说的“无他,唯手熟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9-22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原来如此在2005-9-22 16:44:10的发言:

看完了头有点晕忽忽的,太长了点吧

我发的小说你怎么不去看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9-22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头有点晕忽忽的,太长了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1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西倒是好东西,就是太长了点。[em07][em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1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都是在混,看你为什么混,怎么混。不由想起一首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贴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

当白天火热的世界
剩下最后一点点的温度
黄昏啊黄昏
谁来招我游荡四处的魂
我走向我温暖隐秘的窝
我的哥们都等在那个角落
彼此分享着滚烫的体温
唉~~~~~
阿五说:这是个很烂很烂的世界
老马说: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挽救这一切
大头用尽全身力气只踢起一个空罐头
痞子整个晚上狠狠一句话一句话也不说
许鸟拼命灌着啤酒
灌他的存在主义越灌越蠢
三少说:妈的,老子今天穿我最好的一套衣服来跟你们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
为了那么一点点神圣的荒谬气氛
哥们就让我唱着所有我会唱的歌
不知道还能不能
抚慰你们一处处剧烈的痛

当白天明亮的世界
剩下最后一点点的光
黑夜啊黑夜
谁来收拾我的无聊和张狂
我走向我温暖拥挤的窝
我的哥们全等在那个角落
彼此分享着滚烫的体温
大牌说:天啊,这样一步步的越走越败
rosy说:就让我们相爱
免得你越活越像无赖
哑哑整个晚上专心的练他最新最眩的舞步
李屁不停道歉为他永远犯不完的爱的错误
龙头闷闷抽着烟
觉得自己越来越衰越冷酷
吴鸟说:妈的~~~
你们什么时候看过象我这么美丽的稀有动物

看看,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6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一章 有缘无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你站在我面前我不知道珍惜,而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却没办法去珍惜。——混混语录


有些事总是会在人的脑海里产生影响的,比如说小时候偷着下河摸王八回来腿差点被老妈打折,从此后就再也不下河游泳了;比如说中学时趁大家睡午觉去捉蜜蜂被蛰的脑袋肿的跟肩膀一样宽,后来见到会飞的昆虫科的小东西就躲着走;比如在高中看到一个同学因为考试作弊被抓后喝农药面色发青的被抬出去,就开始对作弊的技巧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黑黑的夜幕中,波涛汹涌的海浪拍击着陡峭的悬崖,我一个标准的入水姿势就从崖顶上跳了下去,还没来得及体会悬空的快感就看到两条鲨鱼在正下方蹦跳着等待,那扁扁的嘴巴里闪出森森的寒光,我半空一顿划拉慌乱中抓住了峭壁,定神四下看了一下,对面山坡上一群人都在远远的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是个异类一样。突然一阵狂风又把我吹了下去,我努力的抓啊抓却再也抓不到什么,这时一只鲨鱼“腾”的跳了起来,宽阔的大口就朝我迎了过来,“啊”的一声我从梦魇中醒来,一身的冷汗。自从人生的这第一次噩梦以后,两只鲨鱼大哥就总是或单或双的闯进我的梦中,给我的夜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
除了这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外,与霖老爸的双边会谈没给我带来任何不良后遗症。工作还是一样的懒,周末依然会去陪霖吃吃饭,在暖熙熙的阳光中,躺在小河边杨柳下讲讲诸如哪个工厂的下岗职工又去市政府门口闹事了,哪个刁民有挂个大牌子在法院门口喊冤啦之类的生活趣事。虽然偶尔也会在脑子考虑一下将来,但念头总是还没升起来就在霖入花的微笑下烟消云散了。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就象癌症这种事不可能瞒的住你的亲人一样。眼看霖大学最后的日子就要过完了,在她一次回家探亲回来之后话却明显减少了很多,我知道她一定看出了化疗的后遗症了,要不就是陪她老爸去医院做过化疗了,当然也知道我的日子也不多了。不过既然她不说,我也就不问,依然象以前那样懒懒的工作,默默的一起在杨柳岸下晒太阳。
依稀仍记得刚认识时的约定,“如果你有一天对我失去了兴趣,那就默默的离开吧,永远不必谈理由。”只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发现我们当初自以为的坚强和不在乎在瞬间就被毫不留情的击得粉碎,并且一点都不留痕迹。于是我开始疯狂的旷工早退,她的毕业设计也迟迟没有进展,虽然已经心照不宣,却谁也没勇气去提起一个开始,更多的时候只是肩并肩坐在河边看着夕阳慢慢的从泛着金光的河岸边离去,然后默默的面对到再也看不见对方的面孔才各自离去。
天气渐渐的热了,河边的柳条也渐渐的能垂到我的肩上了,穿着T恤都要出汗了,虽然话越来越少,我们却依然在每天傍晚去晒太阳,夕阳虽然越来越热,天却也黑的一天比一天晚了,每天总能默默的多看上两眼。但除了在小说里,人永远没办法避免去迎接自己该面对的事情。当太阳只靠傍晚那点光芒以足以让我汗如雨下的时候,河边的寂静被霖手机的铃声打破了,那个被肺癌折磨了很久的坚强男人因为并发炎症在医院抢救了。霖刚对我说完,我一句话也没说,拉着她去路边拦了辆车就朝医院的方向去了。
真是熟悉的地方,就是我把身体的一部分留下的那家医院,看着笑的银铃一样的漂亮护士妹妹,却再也找不回自己被过刀后躺在病床上轻松的心情了。霖刚进去就冲进病房跟家人忙来忙去,我只能在走廊的长凳上等待,点上支烟长长的吐了一口,有点恍惚的看着走廊里稀疏的人来人往,就象一个文学的什么家写的“忙碌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当护士的脚步把我惊醒的时候,才抬起麻麻的脖子看了看窗外,天都已经亮了,我站起来悄悄的走到病房门外,护士正在做例行的检查,霖的老爸看上去气色不错,似乎已经度过了危险的阶段,斜靠在床上喝霖一勺一勺喂的鸡粥,记得当年我好象也这么喝过霖端来的豆浆吧,不知不觉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清早的医院总是特别的清静,站的那么远霖的老爸跟她说话的声音还是传到我的耳朵里,“我知道你对我不同意你和那个男孩的事想不开,我是为了你好啊,我知道那个孩子人也不错,但你想想按他现在的水平,要多长时间才能买套房子,就算不吃不喝给他二十年都不够,我怎么放心让你去跟着他受苦啊。现在看病这么贵,为了看病家里积蓄也都差不多了,我早就跟你妈说不要看了,估计我也熬不了多久了,将来还是给你留点家底,她也不听。我也知道我熬不了多久了,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这个孩子啊,还想给你铺条顺当点的路啊,你也要理解理解我这个当爸的啊。”霖爬在病床旁就哭了起来。
我转过头,摸了摸口袋,烟盒都空了,低头看着一地的烟头烟灰。我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他说的对,我也是个怯懦的人,就算他说的不对,也实在提不起勇气跟一个垂死的父亲争夺他剩下那点寄托了,看来是时候离开了,也好,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转身从来时的路走了出去,反正只是试用期,档案我从毕业压根也就没从人材市场拿出来过,那点破烂当时也就没搬到公司去,连辞职都省了,直接叫了个车就开向浩那个小小的单间了。
把外衣脱下朝地板上一扔,把手机一关躺到床上蒙起头就开始睡了。从这天起我就开始定居在这张床上了,除了偶尔去厕所方便就彻底封闭在了这个不到十平方的空间里,浩也不多问,每天晚上按时把饭和啤酒带上来然后自己随便打个地铺静静的躺下。直到有天早上醒来发现蚂蚁已经在身旁安居乐业,才发觉已经睡醒,起身从油光发亮的床单上把衣服凑齐,是时候刷牙洗脸了。在镜子前看着胡子随剃须刀一点点落下,才发现一个月都快要过去了,真是后悔没提前去申请吉尼斯世界大全,要不里面睡觉时间的记录保持者肯定已经是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了。
虽然在这一个月收获了将近二十斤的体重,却感觉身体轻了很多,于是提起精神去人才市场寻找属于自己的薄薄的牛皮口袋。办理手续那位胖大姐还跟我开玩笑,“又有大学生要走了,这么穷的地方留不住人啊。”我才突然想起自己也曾经是过人才,“呵呵,是自己混不下去了啊,只好去更穷的地方去买房子啊。”抱着密封的严丝合缝的档案袋从门口出来,扶了扶眼镜看了看对面高高矗立的市政府大楼角上露出半面火辣辣的太阳,真是个好天气,正是出行的好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6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惟有读书高


生活的悲剧在于,你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看法,但你周围的人却都在乎——混混语录


大城市里的人就是不一样,地上还要铺地板,进门还要换拖鞋,怪不得电视上脚气广告那么多,估计都是这么传染的吧。这种房子在这叫做什么半跃式,据说是很不错的人家才住的了,但依我看跟我家那三间大瓦房比起来也是好的有限。
一进门霖就朝里屋喊“老妈,我回来了”
一个个子大概也就比我低那么一点的中年妇女从屋里出来,看来跟霖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疯丫头,怎么想起来回家了?咦。后面这是谁啊?”
“一个朋友,我电脑出问题了,找他来给我看一下。”真是愧得我真传,撒谎都可以面不改色了。
打量了我一下,“哦,好,你先带他在客厅坐一下,我洗几个水果去”
坐下后一眼就看到对面竖了个大书橱,都是包装巨精美那种名著,估计我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不过上面落的厚厚的一层灰显示这还没见过面的未来岳父大人还是蛮诚实的,毫不掩饰自己拿这些印刷品充门面的意图。在我印象里以前在很多老师家里倒是没见过什么书,直到后来认识了很多硕士博士什么的,大家在一起讲的最多也不过是现在的补助越来越少,毕业可以拿多少钱,工作几年可以买的起房子之类的话题。这年头有文化的人都在讨论钱,有钱的人都在讨论文化,唉,这社会真是越来越让人不明白。
不可否认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虽然总被哥们称做斯文败类,但人帅就是没办法,再加上很努力的做出一副很老实的样子,很顺利的就通过了初审。看着霖在电脑前兴高采烈的跟人打扑克,心里盘算着这晚上见了岳父大人可怎么说啊。真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你倒是早说以前从来没有男生来过你家啊,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先去书店买本孙子兵法熟读三十六计,什么时候能运用的比诸葛亮还熟练啥时再去,看来还是人生阅历太浅啊,年轻人就是爱冲动啊。
随着大门“吱”的响了一声,我就知道真正的考验回来了。果然过了几分钟,这位老大人就很随意的进来了,个头不高,头发稍微有点花白,看起来还是挺年轻的,如果不认识时走在大街上我肯定就叫“大哥”了,看来事业有成的男人一般还都是很会保养的。
我赶紧站起来很热情的打招呼,他挥挥手示意我不要拘束,然后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意寒暄了几句,就切入正题了“你在哪学校读书?”
“以前跟霖一个学校的,刚工作了还没一年”
“做什么工作?”
“在一个小公司做做助理,搞销售的”
“父母做什么的?”
“父亲是教师”天地良心,我父亲确实是教师,只不过是民办教师,就是那种国家没编制,工资没保障,随时会下岗那种。
看来这个回答还让他比较满意,“毕业后怎么没考研啊,趁年轻多学点东西,将来才有发展么”
麻烦,我考不考研关你什么事,又一个“科学迷信主义者”(不知道给这种人怎么定位,只好暂时这么称呼)。我感觉从小到大遇到了不计其数的这样的人,老是教育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考研究生,考博士,只要学习学的好就什么都好,什么都搞的定,真是不知道这种思想从哪里起源的,如果真是这样大学生也就不拿硫酸泼狗熊了。再说从我工作到现在,还没发现过以前学的那些七八十年代的课本对我的工作有什么指导意义,还不是靠一张嘴皮子混吃混喝,那些学习优秀的一塌糊涂的尖子生现在大部分不还都是在国企做个技术员拿个八九百块钱混日子,拎个扳手在车间转来转去的看起来混的还不如我呢,真想问问他受了哪本书的启迪才做生意赚了这么多钱的,算了,看在霖的面子上,忍了。
虽然内心在激烈的思想斗争,表面上还是很恭敬的说“想先出来积累点社会经验,锻炼锻炼自己的能力,现在感觉自己的知识学习的是有点不足,但还是想先找准自己的发展方向再决定朝哪里继续学习。”
说这番话的时候真是恶心的自己都想吐了,不过这种话应该对老大人的胃口,我的推测果然没错,老爷子点点头,“不错,年轻人是应该有点想法,怎么说你现在这种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过也不要着急,慢慢来,能喝酒不,晚上让你伯母炒俩菜随便喝点”
晚饭吃的还算融洽,但我总感觉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的,这种天气喝白酒开始有点热了,是该换啤酒的时候了,下了车脱下上衣搭在肩上,突然想起两句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谁写的这么两句破玩意儿啊,一边摇头一边朝家走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6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时工作比较忙,一天空闲的时间差不多也就够写一章,请大家多包涵,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6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大难临头


非典给我们国家带来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特别是网吧都被封的时候。——混混语录


迷迷糊糊的一觉起来,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对,这哥几个一个都没去网吧打游戏,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看电视看小说,难道昨天打牌赢的太多了?掏掏口袋似乎也没想象的那么多啊;或者受我高尚人格的感化都改正归邪了?也不太可能啊,就算我现在有个女朋友拖累,但也没说过要放弃心爱的游戏事业啊,想不通,先去厨房把他们昨天剩的蛋炒饭吃了再说吧。
正在那剥咸鸭蛋呢,一个哥们说话了“今天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啊?”
“昨天晚上医大有个小子高烧不退,送医院抢救去了,说是非典疑似病例,他们学校门口那条街塞了一百多辆警车,闹了一宿了,现在外边网吧都关了,好象挺多地方都戒严了,刚才去街上转了一圈,警察都快比群众多了。”
虽说非典传出来有阵子了,但还真想不到会在我们这出现,不过这闲呆在屋里也真难受,去霖的学校去看看吧,也适当表现表现自己的爱心,想着随便披上大衣就朝外走,哥们在后面喊“今天就别出去瞎逛了,挂了可没人去给你按ESC继续”
“大不了重伤,要死哪那么容易,再说死了今后打麻将你就不用输那么惨了”
去学校那路公交车在全市里都是出了名的,曾经有两个记者就这路车打过一个赌,一个说“你要能带一篮子鸡蛋上去,下车时一个没碎晚上你随便挑地方我请客”另一个说“你要能带一篮子鸡蛋上去下车时有一个不碎晚上我请客”,结果他赢了。我以前做过实验,乘这辆车的时候把脚尖踮起来,人一直到目的地都悬空着,并且困扰了我一星期的感冒也好了。那天估计是受非典影响,虽然是周末,车上居然还有能稳稳站住的地方,于是我挤到一个打扮的挺妖艳的大姐身旁,然后就开始肆无忌惮撕心裂肺的咳嗽,刚咳到下一站,车门一开那位大姐就手帕捂着嘴匆匆下车了,把座位留给了心安理得的我。
下了车一看,这学校动作还真快,别说大门了,门前马路上都立上栅栏了。干脆还是先电话联系一下吧,打开手机一看,未接来电都五个了,看来这种事情女人就是沉不住气,回拨了一下“喂,昨日二医大发现帅哥患者一名,面貌特征与你男朋友相似,请你速去认领”
“还有心情开玩笑呢?我都急死了,一上午你电话都打不通”
“你也知道我这手机一开动不动就二三十个美女来骚扰,除了固定时段也不敢开啊,你学校那边怎么样,现在戒严了没?”
“马路上都竖上栅栏了,现在进出都要辅导员批准,一天只让出去四个人,烦死了”
“那还真是惨啊,是不是栅栏旁边还有几个形象很猥亵的校警在巡视啊?”
“啊?你怎么知道的?”
“瞎猜的呗,你现在打开宿舍窗户朝右下方看,有一个著名的帅哥在你们学校门口视察”
话音刚落,就看到她宿舍的窗户打开了,一个脑袋伸了出来,“你怎么跑这来了,不老实在家呆着,现在外边多危险啊”
“怕啥,没听过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么,再说上次我在医院时你看的那么紧,连个护士妹妹都没泡到,这次刚好想再找个机会去试试啊”
“去你的,爱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在宿舍楼下等我,我一会就过去,好了,先不说了,一会见”这路上的栅栏也就唬唬学校里的那些无知少年,以我在这学校混了这么多年,这点东西还能吓倒我啊,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墙角跳了进去,拍拍身上的灰看看没人注意就大模大样的顺着大路朝宿舍那边走了。
刚见面又是一顿暴打,“这么大事还满不在乎,万一出点啥事,你说你都工作的人了,还以为是以前混日子呢,一会消停工夫都没有”
唉,真是上辈子没积德,这辈子活该被女人打,“打累了吧,喘口气再继续吧”说着点了根烟。
霖劈手就把烟夺了过去,“人家说非典跟抽烟有关,今后少抽点,知道不?”
“我抗议,今天早上报纸还说抽烟可以预防非典呢”
“抗议无效”
“无效退款”
。。。。。。。又是一顿暴打,我来一趟容易嘛,见面没五分钟打了两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6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无奈之处就在于你想反抗却有无力反抗"我是深有体会啊 怎么版主不说则已,一说就是经典啊,可怜我辈,空有20几年经历,却怎么也写不出!郁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719 - 5239262
  • 邮箱:188075605@qq . com
  • 地址:湖北省丹江口市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weixinhbdjk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手机版|Archiver|水都论坛 ( 鄂ICP备05023351号-1 鄂公网安备 420381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