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水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发新帖
查看: 19984|回复: 61

一个混混的光辉岁月[有点儿意思]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9-22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55555。。。。。。刚把ID弄丢,又把刚发的文章弄丢了,只好重发一遍了,第一次写这么长的东东,大家有钱捧个钱场,没钱也捧个人场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0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二章 连升三级

等揣着车票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虽然从还没有选举权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城市,但除了躺在箱底那件陪伴了我六年的破风衣上的洞越来越多外,就只剩这一个月长的这二十来斤肉了,虽然也在各种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的职业岗位上混迹了两年,钱包依然没有鼓起的迹象,边角已经磨损的行李箱里除了上次圣诞节里送的那件充满爱心的羽绒服外连件象样的衣服都找不到。把这件衣服仔细叠好,铺平压在箱子底,然后把那件破风衣顺着窗口扔了出去,看着它飘飘荡荡的落下盖在楼下的草坪上,感觉自己和这个城市真是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晚上请浩去大排挡去吃了顿烧烤,喝的醉醺醺的背着小包上了回家的列车就躺在卧铺上睡倒了。
这几年电视里老是报道经济发展一年一个台阶,人民生活水平稳步提高,在我两年的时间里还真是确确实实目睹了,楼是越来越高,小车也越来越高级,穿西服打领带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有时真怕自己一觉醒来周围的人全都是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了,不过当然这些都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在我家这个小镇上除了街道两旁民房墙上的青砖剥落的更严重外,就只有马路上越来越多的坑洼可以显示时间的脚步在这个小地方留下了痕迹。街道上偶尔过去的冒烟的通讯工具除了唯一的一路小公交车就是警车和公车了,当然如果拖拉机也算现代化交通工具的话,那私车拥有率估计还能上升几个百分点吧。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真不能怪人家老是不让咱进城,大家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么。
象这种连局级干部大部分也只是个中专毕业的地方,突然回来个大学生,政府还真不知道如何安排,安排进八大班子编制已经不够了,进企业吧县里又实在没什么企业了,分派到乡下似乎又不太合理,商议到最后还是派到教育局纪律检查科锻炼两年。于是我由 一个社会闲杂人等摇身一变就成为了吃皇粮的国家干部。
在我的感觉中教育行业里大家好歹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还有什么必要再强调纪律,再说在这种小地方哪里会有什么钱什么权值得交易的,所以做起来肯定应该是很轻松的活。开始的工作似乎也验证了我的这种想法,每天上班擦完桌子上的灰就开始端杯茶看报纸,偶尔开会去听听领导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最新指示,然后几个人在屋里随便讨论一下会议精神顺便也确定一下晚饭去吃兰州拉面还是新疆大盘鸡就开始关上门忘我的斗地主,要说打麻将我是一把好手,斗地主我还真不行,经常落个“辛苦革命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一参与基本就属于提前为晚上的饭局买单。这帮老党员真是特别能战斗,个个都身怀绝技,看来真是术业有专攻,不服不行啊。
不过后来坐局里唯一的那辆破的估计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开的桑塔纳跟科室几个同事去附近几个乡镇小学转了一圈后,才发现自己坐的板凳还真是个肥差。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这道理估计古今以来就从没变过。虽然在局里只是个连点名都排到最后的无名之辈,到乡里后那待遇却一点都不比我们局长差,进个校门接待的起码是个副校长什么的。坐在校长办公室关于最新会议精神谈谈感想对师风师德建设进行一下战略性的展望,下面一群人也是频频点头做心领神会状,让人颇有成就感。中午当然也都是在当地最高规格的饭店继续指示工作,然后随便把在校园里逛一遍趁酒足饭饱搭上车,回办公室还能有时间接着斗上几把地主。谁说没经验就干不好,让咱当官了不也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大家一早就都在风扇下把凳子凑起来斗起了地主,都忘了又到例行检查的日子了。直到楼下的司机都等不耐烦打电话催了,几位前辈把手一挥就把我派了出去,跟着学习那么久了,总算有机会独自挑大梁了。中午在那里吃完了“工作餐”一边朝回走一边想,这里菜实在不好吃,唯一还有嚼头的烤羊腿还做的太咸,一点都不合口味,地方又这么远,怪不得这帮人都不愿意来,下次再有这种机会我也要想办法躲开才行。
不过既然吃完了饭,公事还是要办的,在脑海里努力回忆了一下前辈们以前都是怎么工作的,就开始下手了。随便在学校里转了一圈后,突然想起前段在网上看的一篇报道,大概就是说什么老师拿没生产许可的饼干之类的东西把学生毒倒的事,于是就提出看看学校的帐本。估计这校长大人明显没想到一个小年轻这么难对付,好吃好喝伺候完了竟然还不走,这么大热的天挺精明的脸上汗珠看上去更多了。
其实我想看也只是满足一下好奇心,看着纸从手中一页页的翻过去,突然发现了一个一次性支出三千块的帐目很奇怪,竟然是买火腿肠的。在这种穷乡僻壤,一个乡村小学一年的经费也超不过两万,怎么突然会一次花三千块去买火腿肠?我实在有点想不通,就随口问了一下,就看校长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估计当时做这个帐目的时候也没想到真会有人查吧,连个假帐都不会做,真是怀疑他的能力怎么做这么多年校长的,如果是我就算用脚指头也不会编这么烂的理由啊。
如果这辈子还有一件事值得动下气,我想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朝贪污腐败开火,虽然在外边混了这么久我早就没什么火气,并且也应承人家了,不过在下周的一次会议上还是很不小心的在无意中把这件事抖露出来了。本来也只是闲极无聊放放大炮,没想到在“王三亿”倒台了快一年的时候大家神经还都绷这么紧,看来有时候贪官给我们留下的也还有一些积极影响的,这个星期还没过完,那个倒霉的校长就革职了,据说关于撤与不撤这个原则性问题上还有过一次争论,但最终还是象所有电视和小说里写的,保皇党被打倒了,正义的一方获得了胜利,从此大家又过上了美满幸福的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0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三章 再向虎山行

习惯的力量就在于不论你开始喜不喜欢,事情对不对,一旦形成习惯,你就会不问理由的接着做下去。——混混语录

刚上任不久就办了一件五六年来最大的案件,连局长在会上都点名表扬,搞的自己都以为自己蛮适合做国家干部了。正当自己踌躇满志的为中国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做第一个详细的五年计划的时候,调动的命令就下来了,由纪检科调到机房。当然这是为了工作需要,教育部下了个规定,为了实现资源共享,县级以上的教育机构都要有自己的网站,于是我们也花了好几万块钱从那里买了个网站。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象这种县城别说小学,就连中学都没几台电脑,学生连开机关机都不会,就算资源再多怎么去共享。不过网站建好后,还是有一些方便之处的,大家不用再搬板凳找扑克了,坐在各人的办公桌后面打开电脑就可以斗地主了。
因为我还算粗通网络,自然就派我去维护了。我也不知道这算是升还是降,据说是跟上次去视察太过卤莽有关,别管怎么说,总算自己独立领导一个科室的工作了,虽然一个手下都没有。在调过去的时候领导跟我淳淳叮嘱一定要好好工作,争取两年内在农村普及计算机教育,我是大受感动,感觉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能不能成为社会主义栋梁的担子就落在我的肩上了,于是制定了详细的调研计划,就开始热火朝天的实施了。但在去一些学校调查了一番后,发现那些学生连键盘鼠标都不认得的时候,就开始让我感觉任重而道远,再等参观完那些不知道哪任领导头脑发热为普及农村教育花了很多钱买完而又不知道多少年没动过的残缺不全的286,386等历史文物后,就彻底绝望了。于是我的工作重点又转移到城市工作,投身到在网站上不断为大家更新音乐,卡通,游戏上去了。
以前每天都是端杯茶看看报纸偶尔去斗斗地主给同事捐献俩酒钱等下班,这乍一接触电脑这种高级货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毕竟是中国游戏界的元老人物,很快就跟以前那帮狐朋狗友联系上了,利用职务之便当然就有重操旧业开始了游戏生涯。这帮人得知我现在一个人拥有了对八台电脑的支配权后,简直是欣喜若狂,他们现在也基本都正经工作了,为了游戏只好在网吧订台机器用一种叫“外挂”的软件挂起来了。我以前是很讨厌用外挂的,要说学习考试不作弊是绝对通不过的,但打游戏我还是很有品的,从来都是靠自己努力的,并且对那些作弊的人很鄙视,这种心理大概也就跟那些努力学习完而不如我拿小抄考的多的人一样阴暗吧。不过听完他们介绍后还是帮他们在每台机器上挂了一个,为了替他们省下了一笔扔在网吧的费用,从此机房的机器就再也没关过。后来挂着挂着就感觉真是很方便,就再也懒的用手玩了,偶尔等大家凑齐了手动玩一会,每天对着电脑又开始无聊起来。
这天早上打开机器,例行的为各位同事搜索完最新的歌曲电影放到网站的页面上,视察了一下各个机器上的游戏进度,又开始坐在服务器前随便打开一个电影,一边端杯茶漫不经心看一边听窗外的人来人往,其间还夹杂着各种希奇古怪的味道,这条街似乎从我有印象开始除了这个教育局的小楼其他就没变过,甚至那个爆米花的老大爷都数十年如一日的守着那个小铁炉端坐在街口。趴在窗口顶着那个“严禁抽烟”的标志抽了支烟,看那个老大爷炸了两锅爆米花,突然想起自己有段时间似乎不是这里的人,而不在这里的那段日子里似乎认识过一个叫做霖的很漂亮的女孩子,不过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记忆都有点模糊了,于是转身在电脑前坐下,下了一个QQ,想找一点关于过去的东西。
刚打开就有一个很可爱的美女头像在那闪啊闪的,点开一看才发现消息还真是不少,不过也都是些“你去哪里了?”“手机怎么打不通?”的话,不过日期越靠近消息也就越少了,到后来就变成了“在不在”这么简单的问候了。时间真是个可爱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什么东西应该都会改变的吧。我慢慢的看了每一条消息,然后看着那个头像又慢慢的暗了下去,突然想起古代有个叫庄子的精神病写了篇故事,说有两条很小的鱼,在一次雨后相会在一条车辙留下的水里,太阳晒啊晒就要把水晒干了,两条小鱼就只好互相吐沫来给对方提供那么一丁点的水,这时候庄子他老人家就跳出来教育我们,大家说这两条鱼心里会怎么想呢?A.愿意在这条车辙里晒死,B.愿意在大海里互不认识的遨游,然后插播了一段广告,又寻求了一下在场观众的帮助,最后总结了一句名言,“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与江湖。”其实我倒是很愿意做躺在那烂泥里的那条小鱼的,可惜其他很多的鱼都不这么想,所以我就只好做人。
于是一条小鱼就坐在电脑前面很努力的想另一条小鱼现在过的怎么样,不过除了那个叫霖的名字还有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其他就再也想不起来了,可能在江湖里游的太远了吧,相忘还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感觉想的脑袋都有点疼了,站起来点了根烟去走廊里吸两口新鲜的空气,站在报栏前就随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凶杀婚变贪官落马的小道消息,突然看到旁边大大的一张海报,是一个自学考试的报名简章,想起了还曾经为了另一条小鱼考过那么一次试,好象是叫做研究生考试,在考场里还大了个便。
人总是会在无聊的时候想起很多事,并且多数都不是好事,我就不知道怎么会想到考试这种东西,并且想到过后会有一种再去考一次的冲动。难道我还有什么东西需要去证明的么?不过既然闲着也是无聊,再加上现在报名费也在打折,不考白不考,还是再去试一下运气吧,就算另一条小鱼已经不需要了,但这条小鱼总还是要找点事情做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0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四章 为人师表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的事如果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一想,就没有什么难办的事了。——混混语录


在电脑旁坐着的日子过的真是很快,就在天天喝茶打游戏的工夫,又要到高考的时候了,我只所以知道这个日期还亏得全局的人都要在第二天去带市内各中学的高三学生去参加考前的体检。想想一晃五六年都过去了,高考也经过了,大学也毕业了,自己也从一个无知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混日子的青年,但人还依然是以前那个不名一文的穷光蛋,甚至还不如那些高中毕业就直接出去谋生的同学看起来混的更好一些,不禁有点被当初高中那个很有敬业精神的老班主任跟我们描述的上大学以后美好生活蓝图欺骗的感觉。
不过在早上就已经热的冒汗的天气里站在医院大楼前看着那些对未来生活充满着美好憧憬的孩子们喜笑颜开的排队,真是不好意思拿实话来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梦想毕竟还是要给人留一点的。虽然老听说什么教育腐败,我们那里倒没看出来,最起码表面上看不出来,连局长都亲自站在大太阳里等着带学生进去体检,我们这些小兵当然也没理由偷懒了。再听完局长一番鼓励大家努力在高考中创造好成绩的激励人心的演讲之后,大家就每人带一个班分头开始行动了。
其实行动倒还是蛮简单的,带着学生到每个科室都转一遍就好了,只要控制住不要他们大声喧哗四处乱跑就可以,即使如此中午还是有人抱怨说现在的学生不好管理之类的事情。我倒是没遇到这么麻烦的事,可能我在上学时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好学生,所以当老师了也没什么老师的形象,带他们进去前就说,“各位也不用叫我老师,叫老大就行了,进去做什么只要说话别太大声,出什么事老大罩着你们。”说也奇怪,虽然我做好了被这帮小太保小太妹找麻烦的准备,纪律却出奇的好,简直比那些经过三令五申强调后的队伍都好,就连快到中午时一个女生因为抽血时晕血我下楼去给她端糖水的时候,这帮小鬼都象电线杆上的燕子一样整整齐齐的坐在走廊的凳子上等着。看来管理这个东西不是严厉就能好用的,有时候方法的选择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
因为纪律好,进度也就比别人快,大家还都在内科外科什么的忙活的时候,我就带学生去顶楼检查最后一项视力了。我坐在医生旁边帮忙填着学生的卡片,就在想中午去哪里吃饭了,眼看都要检查完了,一个学生突然遇到了点障碍。去医院检查过视力的人都知道,在查辨色能力时会医生就会拿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小册子,当然不是明星周刊,也不是花花公子中文版,里面都是些小方格组成的数字或是动物什么的让你辨认,以测试有没有色盲色弱之类的毛病。这个学生现在就在那本小册子前犯愁了,医生点着其中一页让他认,他看了半天挠了挠脑袋表示看不出来,医生又翻了一页,他很快就就认出了那个数字,又认了几个蜻蜓燕子什么的也都没错。
医生就感觉很奇怪,“他对颜色的辨认应该没问题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于是又回到了最初那页,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一会,表示还是认不出来,我也感觉很诧异,凑上去看了一下,“这么大一个牛都看不出来啊?”这小子委屈的看了我一眼,“这就是牛啊?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牛,怎么会认识。”我当时差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弱智的见过不少,这么弱智的还真没见过。虽然以前也听说过有出去上大学吃饭不会剥鸡蛋的,有拿着银行卡取不出钱的,还有天冷了不知道穿衣服的,甚至有出去上学要家长陪同护理的,但人家好歹到了大学也才发作,这位一看那厚厚的眼镜片,估计也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学习倍儿努力的主儿,将来肯定是重点大学的高才生。不过我就纳闷了,这样的人难道就是将来要建设祖国的栋梁?真是想不通一个农业大国就算急于朝现代工业社会转变,也不必急于培养出这么一批跟农业彻底划清界限的人才来吧。要说现在这些父母法定只能养一个娃,哪家不跟宝贝似的供着,都恨不得放在无菌罩里培养了,盼着将来做个这总那长之类的职位。不过这么大的人连个牛都认不出来,将来就算当个什么长,别人送红包都认不清那不就麻烦了。
好在检查完,这些学生的身体都没啥明显生理缺陷,我也就松了口气,交代了一下大家努力准备考取自己理想的学校,把体检表交到前台就下班去对面小店叫了碗两块五的板面开始用中饭了。看来这批未来的大学生生理上都没啥问题,至于将来读完大学再读研究生,读完研究生再读博士,读来读去的过程中会不会因为哪天刚学会剥鸡蛋又不小心买错了鸭蛋却不会剥而一时想不开去上个吊跳个楼什么的,那就没人敢保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0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五章 媒妁之言


教训是不能够被忘记,如果被忘记了,就说明那教训还不够深。——混混语录


我总是特别喜欢夏天,当然并不全是因为可以在傍晚找个大学蹲在门口看穿超短裙的美女,更重要的是又到了喝啤酒的季节了。我上学的时候学校对面就是全国最大的啤酒生产基地,扎啤简直便宜的惊人,以至于当时很多宿舍都不买饮料而是直接搬一小桶扎啤回去,所以每到盛夏我和那帮个哥们在晚上最好的消遣就是在路边那些简陋的铁皮房中找家大排档,烤上几串牛板筋鸡翅膀什么的就开始一通滥喝。在这个小县城里是找不到扎啤喝了,不过在晚上无聊时出去吃消夜时,倒发现有一种很小的龙虾吃起来很不错的,以前从来没吃到过,应该是最近几年才风靡起来的,不过据说受欢迎到每天晚上吃完的虾壳打扫后两辆垃圾车都装不下。所以在听到有人要请我吃龙虾喝啤酒,想都没想就应允了。
这个人是机房旁边的宣传科的同事,比我也大不了多少,由于平时打游戏累了我偶尔也会去各屋转转,斗斗地主给大家的晚饭捐点钱,跟这些斗士也算比较熟络。这小子据说还是有点才的,是省内一个挺有名的学校念文学出身的,我都在报纸上见过他写的东西,据说以前还在县政府里做过个不大不小的职位,但按别人的说法就是由于不会做人得罪了领导,就发配到这个清水衙门跟大家一起混日子了。所以在这天进行例行的捐献之后,他提出要请我吃晚饭,我实在也没什么理由拒绝。
几杯酒下肚后,话就开始多了起来,话题从海湾战争到抗击非典,从酒厂倒闭到前市长垮台,聊的是满头大汗,酒瓶子也是摆了一地。这个同事擦了把汗,从盘子里挑出只虾一边剥一边跟我说,“兄弟,我跟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好啊,我洗。。耳恭听。”我感觉舌头也有点打卷了。
“据说上帝刚把人造出来的时候并不是我们这个样子,而是两个脑袋,四只手,神通是很大的,可以上天入地,跟诸神也差不多。但就因为能力大,所以也不太服管教,于是经常跑到天堂里去捣乱,搞的上帝都震怒了,想出个办法把每个人都劈成两半,就象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了,也就失去了原来的能力,只能老老实实呆在人间。所以人出生后都在努力的寻找属于自己的另外一半,只有找到了才能重新回到天堂,过幸福的日子。”
我虽然喝的已经有点高了,但这么浅显的故事还是能听明白的,宣传科的人就是有水平,连说媒都这么别具一格。我端起杯又跟他碰了一下,“老兄,我也知道你要说啥了,你就不用绕弯子了,什么话就直说吧。”
“我就不绕弯子了,前几天副局长跟我说的这事,他家的姑娘现在也在局里工作,就是我斜对过那个办公桌,你去我们那打扑克的时候应该也见过吧。你小子有福了,人家看上你个小白脸了,看咱俩平时还比较熟,就托我来动动嘴皮子了。”
这么一说我倒有想起来了,一个挺文静的小姑娘,有时会到机房去看看电影什么的,有时我想溜号出去找人打麻将还要她帮我看场子的,没想到是副局长家的千金,不知道有没有把我经常迟到早退在机房抽烟的事跟她老爹汇报过。想来印象倒还是挺不错,可惜最近属于对异性没啥需求的阶段,要不脑子一热真从了也说不定。又端起杯抿了一口,说是抿,半杯也就下去了,大热的天冰啤酒喝起来感觉就是爽,“我也听过一个故事,你要不要听一下?”
“说来听听”
“以前有一群人很无聊的时候就弄一个大玻璃缸,缸中间用一块很坚硬的玻璃挡上,又弄了一条鲨鱼放在一边,另一边放一些很漂亮的热带鱼。开始的时候鲨鱼看到了那些花花绿绿的鱼就想冲过去,却一头撞在玻璃上。开始的几天它总是不死心,一次一次撞的头破血流,甚至牙齿都撞掉了,而这群人为了不让它饿死,每天也会给它投一些鲫鱼。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这条鲨鱼就开始习惯等着别人来投食物了,即使那些人把玻璃拿掉之后它也只是躲在自己的那个角落,再也不会朝另一边去尝试。”
“呵呵,看不出来啊,感情受过伤?”他递了支烟过来,然后自己也点上,“以前的女朋友谈崩了又不是啥大事,人生三大福么,‘升官,发财,死老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次鲨鱼不用动热带鱼自己就找上门来了,还是好大的一条热带鱼啊。”端起杯来跟我碰了一下,然后意味深长的说,“机会难得啊,自己好好把握。”
我最烦的就是这一套,有事没事总是装做一副过来人对后辈淳淳教诲的样子,大家都是在社会上混日子的, 谁比谁大啊。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表面还是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摇摇头装出很深沉的样子,“心伤难医啊。”
端起杯又碰了一个,“再说象我这样混日子,整天吃饱等死的主,也还没想过什么成家立业的事呢。”
“兄弟,不是我说你,老大不小的人了,你看跟你差不多大的,人家孩子幼儿园都该毕业了,整天这么胡吃狗油的也不是回事啊”
“再说吧,我先去趟卫生间”今天感觉喝的又有点多了,肚子涨的慌,于是放下正在剥的虾起身去厕所小了便,回来路过服务台顺便把钱给付了,回到坐上后说,“今天喝的差不多了,帐刚才我已经结了,就这样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就这样,一条成为高干子弟的道路被我在很普通的一个酒桌上就放弃了,后来这个同事倒也没再跟我提过这事,只是那个看起来还蛮顺眼的小姑娘却不再来这里看电影了。其实就算酒醒以后也没后悔过,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只是个连自己都快养不活的小混混而已,有游戏玩有饭吃就足够了,虽然有时也会想起两条鱼在车辙里随地吐痰的故事,但终归是很久远的事情,已经记不起杨柳下的草地上是如何晒太阳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9-27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有什么奖励没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9-26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后头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7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能看完就不容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2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我上学那年代教育水平是不高的,不过现在看来那才叫真正的素质教育,老师上课只管讲自己的书,下面学生随便干什么,下棋打扑克抽烟看报,总之你有什么特长只管在课堂上发挥好了,以至于后来很多同学听我描述完这种天堂般的生活都后悔没跟我生在一个地方,有个小子更是实话实说“高中过这么幸福干吗还要考大学啊”。其实我当时也是一时不察受老师的蒙蔽了,他当时给我们描绘了多么美好的一幅生活画卷啊,你们只要考上大学,就再也没老师管你们了,想干什么干什么,说的我们哈拉子都快流出来了,带着这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那时竟然也每天按捺的住每天坐两个小时去学习,现在想想真是那时年幼无知,被老师的美丽谎言欺骗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通过高中三年近乎刻苦般的努力学习,我终于从一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县城跳到了东北的一个大城市(不是铁岭)的一所三流大学。那时还不知道大学还有排名这回事,象现在大家为了什么学校排名争的头破血流,咬的你死我活,在一个农村的淳朴男孩心中,除了大人们总说的清华北大,似乎中国其他大学除了名字不一样其他都是差不多的。一个毛头小子刚从乡下进城,并且还不需要那个什么狗娘养的暂住证,心情真是好HIGH啊,感觉真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啊,心想我的大学生活是多么美好啊。随着在城市里慢慢开眼界,后来终于明白了,所谓大学生活就是国家把一群自以为比别人聪明的人先圈在一个名为大学的收容所里,既不允许你发财也不允许你结婚,缓解四年社会就业压力,等外面的钱都被那些当年学的没你好的同学赚完了,美女都被那些当年长的没你帅的同学泡光了,再把你们放出去给他们打工。当年有一个师兄连降了两年,跟我住一个宿舍,就经常教育我们:老子不是考不过去,就是不想考,考的好有鸟用,毕业了不还是替别人打一辈子工。跟他住了一学期他就退学去沈阳三好街电脑城倒腾软件去了,到我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家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电脑公司的老板了。我毕业前还请我喝了顿酒,喝高了跟我一顿吹牛逼,说幸好自己当初从大学这个坑跳出来了,要不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按自己当时学习那成绩就只好在家待业了,这就叫有眼光。临走还说你到时要混不下去就来我公司安身吧,虽然知道你四年学的都是些没用的玩意,但好歹不多你这张嘴,就算老子花钱养个男小蜜了。
我KAO,我长的很象那种被人包的人么?不过话又说回来,长的象我这么帅的男人还真不多见,象我长这么帅而又有头脑的男人就更不多了,象我这么帅而又有头脑并且找个工作干三个月就被炒的就更少了,不过最希奇的事还不在于此,一个长这么帅而又有头脑并且还有工作经验的男人竟然会在今后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公司上门请我去做总裁,看来中国的企业界真是没什么有眼光的老板了。不过这也难怪,别看这些老板招聘时都写要求大学本科学历或以上,但这些老板大都是高中文化或以下,怎么可能慧眼识英雄呢,唉,生在这个时代真不知道是我的失败,还是这个时代的失败(靠,谁拿臭鸡蛋烂柿子丢我,就算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5-9-22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聊了会酒有醒了,接着写。。。


第一章 金钱与梦想


世上本没有贱人,犯贱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贱人 。
——混混语录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怪,有的东西你非常想要的时候却得不到,你感觉没希望的时候它却一个劲朝你身上推,找工作也是这样。
人这种动物就是贱,工作时天天喊着要有几天休息时间多好,到真让你闲下来那感觉叫一个难受啊。因为失业的日子,哦,错了,在中国这叫下岗,我从有“下岗”这个名词的时候就没搞明白下岗跟失业有啥区别,不过按政府的说法,下岗和失业是颇有不同的,所以我们国家失业率是很低的,不过就业率似乎也很低,其他人都哪去了呢?跟我一样,光荣下岗了。其实我一直以为我是为了其他更没骨气的老爷们提供了就业岗位的,每当这么想的时候总感觉自己象邱少云那么光荣,唉呀,又搞错了,是黄继光,就是舍己为人那个,又错了?你确定他叫董存瑞?哦,记得了,小学课本里写的有,叫罗盛教,就是一个傻老爷们,就是那个冬天在朝鲜河里的冰窟窿里把几个朝鲜的小崽子扔岸上那个。汗——还好历史学的好,终于记得了,靠,说到哪了?对了,我刚找到烈士的感觉,顺便说一句,我一直没对朝鲜没啥好感,我们那么多好汉都把性命捐给他们了,到战争结束谈判居然不设我们的席位,还说啥都是金日成主席的英明领导,我KAO,没我们这么多革命烈士他们解放个毛,现在还挖地洞刨地瓜吃呢。
晕,一激动又跑题了,为啥我说给一群没骨气的老爷们腾出就业岗位呢,因为以前在一个日资公司干活,要说这小日本真他妈不是东西,从1937年以来都不是东西,以前做倭寇的时候咱不知道,从知道的时候就没有哪个小鬼子给我留的印象能象个人。要说刚到这小鬼子公司应聘的时候倒也有意思,开始我想好歹算个外资企业,象我这英语勉强能把26个字母认全的人还不被人立马涮下来啊,没想到小鬼子在这点倒不象我们同胞的有些资本家,人家外国人就是不一样,颇有些唯才是举的味道,面试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会喝酒不” 受这么多年正统教育也不敢太嚣张,就说会一点;那会抽烟不,有说会一点;会打麻将不,会一点;通过。就这么简单,现在想想还是人家老外会来事,管你过没过英语四级,
只要能靠吃喝嫖赌抽把这帮国企的腐败分子搞定,那白花花的银子还不流水一样朝腰包里装啊,以至于有时候我就怀疑教育部这帮大爷是不是吃外国洋鬼子的贿赂了,逼着学生学那些没用的ABC。
在小鬼子公司干活工资倒是蛮高的,这点后来到国企和私企干过才知道,大家都说老外剥削中国人不留情面,TMD中国人剥削起中国人来那才叫一个狠,恨不得你24小时不休息让他来榨取你的剩余价值,“剩余价值”这个词也是后来考研时学马克思主义才知道的,白
白被资本家剥削了那么久,还以为以为自己是按劳分配呢,看来思想不进步还是不行,三个代表学的还是不透彻啊。你说这都是大学马克思原理就讲的课,那时都干啥了?我倒,
你见过大学里有上马原课不看小说不睡觉的么,那不是少年性痴呆就是脑子让门挤坏了。
我发现我真不适合写东西,写着就不知道写哪去了,花开两头,各表一枝。这小鬼子给你待遇是好,但我还是受不了,这些小鬼子太嚣张了,我感觉自己上学时就够嚣张了,靠,比我还嚣张,刚进公司时感觉训我跟训孙子一样,老子有不欠你钱,不就在你屋檐下混口
饭吃么,有必要对老子这么残忍么,想想老子刚来就忍了,谁让咱是新人呢,后来发现这帮小鬼子鼻子都长在天上,对谁都这样,于是乎就有点受不了了。说实在论业绩也算干的不错了,就是对小鬼颐指气使的那种态度很是不爽,有一次一起出去喝酒,喝多了这些小鬼子就放屁,用洋文放就算了老子反正听不懂,最后还用中文骂了句支那猪,我当时就毛了,一个扁踹就过去了,都新时代了还以为是旧社会呢,老子不在你这干也不至于饿死,要不是一群同事我就干他妈的了。这些小鬼子也是也欺软怕硬的,那次后估计都知道刚来这小子挺刺,不是啥良民,也就不在我面前炸毛了,基本属于尽量避免在我面前出现。后来有天打扫卫生时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老鬼子,当时是管后勤的副总,形象很猥亵那种,总指派人干这干那,干不好还骂两句,我当时就来气了,老鬼子还骂人,我就装做不认识他的样子,“艾,门口那老头,跟我推三轮倒垃圾去”这老鬼子估计以前也没被人命令过,稀里糊涂就被我拉去了,他蹬着三轮我在后面抗个铁锹坐着,很有些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的味道,估计当年杨靖宇将军俘虏小鬼子的时候也不过这感觉了。不过人总是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的,要不刀郎也不唱那什么冲动的惩罚了,一个月后我就被通知光荣下岗了。当时还没对中国的就业形势的严峻性有个正确的观念,哥几个叫了几个菜拿到公司宿舍喝了个烂醉,然后背包一拎吩咐他们把剩下的啤酒晚上都替我解决掉就投奔我同在一个城市的几个同学去了。
下岗头几天感觉还挺新鲜,一觉睡到大天亮,随便抹把脸就起来打打游戏,下午买买菜做顿好的,哥几个晚上吃完搓搓麻骂骂娘就闷头继续睡了。要说一起住那几个哥们人倒也挺好,知道我得罪了小鬼子被炒了,身上也没几个钱了,也没朝我要房租,但总这样也不回事啊,又不见哪个公司在近期内有缺总裁的迹象,于是乎只好自己屈尊去人材市场逛逛了。要知道金子在哪里都是会发光的,这句话谁说的,还真他妈有道理,这么大一坨金子朝大厅一进,立刻好多人围上来,问先生你对保险行业有没有兴趣,这里有公司简介,要不要先看一看,我一直感觉保险这东西跟诈骗差不多,不过还是收了一大堆资料拿回去垫床板了,你别说这玩意垫上还真好使,睡觉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吃饭都多吃好
几碗,比什么钙都好使。还有什么推销保健品的,一看就是传销,那时对传销打击还没这么严呢,不过我感觉保健品这东西唯一对人还有点用的就是保险套了,我暂时还用不上,也没啥可中饱私囊的,想贪污都贪不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719 - 5239262
  • 邮箱:188075605@qq . com
  • 地址:湖北省丹江口市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weixinhbdjk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手机版|Archiver|水都论坛 ( 鄂ICP备05023351号-1 鄂公网安备 420381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