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水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发新帖
查看: 2379|回复: 1

[转帖]流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2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r]

   所有的往事都已经沉淀。沉淀在我和这城市间巨大的沟壑里。

                      ——题记。

[br]   和秦安再相遇,是在六年后的今天。[br]   我走在拥挤的人群,他默然无声地出现在我面前。几年不见的间隙里,我们已经不敢确认出彼此的容貌。在穿行不息的人群里,我们像两个被时间遗忘的木头人。长久沉默地对视着。我不知道时间在这一刻流逝了多少。後来他说,乔子,真的,是你吗。[br]   他的声音微微颤颤。我说,你,怎么在这里?[br]

   坐在咖啡馆,他谈起六年间的生活。[br]   我一直沉默地吸烟,间或对他微笑。对于我们分开後的生活,我只字未提。[br]   他说,我一直相信,我还会再见你。原来我的直觉并没有欺骗我。[br]

   我们曾经合作拍一部广告,後来广告得奖。于是我们恋爱了。[br]   三年的感情,毫无波澜起伏。也许一切进行得太过于安静和顺利。只要我答应嫁给他,我们的婚礼立即就可以办得轰轰烈烈。可是内心,却开始出现一种模糊而肮脏的想法。我知道,那是背叛与出轨的前兆。直到後来,一切未知的预兆终于像编排好的剧本一样渐次上演了。[br]   秦安出差的那些日子,我与他的好友江凌发生私情。一切发生得似乎理所当然。在我们家的大床上,我与江凌没完没了的做爱。黑暗中,两具赤裸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在喘息与呻吟的缝隙间,秦安,早已被我们抛之脑後。[br]   江凌是一个英俊的男人。自然,他所拥有的女人多不胜数。[br]   一旦秦安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和江凌便寻找一切机会黏在一起。尽管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可是我们迷恋肉体与情欲带来的高潮颠峰。他说,你真是一个妖精。从来没有人能够让我如此欲仙欲死。我被你彻底征服了。[br]   在我看来,这无非是一个男人在同你上床後说来取悦于你的花言巧语。[br]   我并不爱江凌。当然,我同样相信他并不爱我。我只是被这种隐藏的情欲和快感蒙蔽了最後一丝理智。面对秦安一如既往的关怀和体贴,我竟然没有丝毫愧疚和羞耻之心。我甚至开始反感他的迟钝与麻木。[br]   在江凌的家里,我们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相互挑逗抚摸。然後像两个无法停止运行的机器一样急速运行。我喜欢他的猛烈。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强悍和极度的诱惑。我开始夜不归宿。开始满足于依偎在江凌的怀里,心安理得的进入沉沉的梦境。[br]   回到家,我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长时间的泡在浴缸里。[br]   秦安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他一直敲门。嘘寒问暖。惟独不问我昨夜去了哪里。与甚麽人在一起。我忽然感觉自己像一块潮湿而肮脏的抹布。这种厌恶的感觉让我开始不停地搓洗自己的身体,越是如此越枉然。乳房上残留着江凌疯狂吸吮後的红色吻痕。它们像一个鲜明的印记,又像是一种讽刺。

   面对一个女人如此大的变化,秦安不会没有任何察觉。他并不一个迟钝的人。可是他的若无其事,却像尖锐的刀子刺痛我。我憎恨他的包容。我更希望他能够狠狠骂我,用力抽我耳光。可是他只有沉默,只有令你绝望而不可抗拒的关怀与包容。[br]   这一切,对于我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和讽刺。[br]   我开始频繁与江凌幽会。[br]   尽管我知道,他在与我做完爱之後,又迅速去和其他女人约会。留下我赤裸裸的躺在酒店的床上吸烟,望着天花板发呆。我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已经给秦安造成伤害。但我始终无法让自己再次回到秦安身边,好好爱他、做他妻子、为他生儿育女、永远忠于他一个人。[br]   有些事情,已经不受自己克制。[br]

   江凌,你爱我吗。[br]   当江凌动手解开我衣扣的时候,我说,江凌,你爱我吗。[br]   他眼中闪过一丝迟疑。随之镇定。浮在空气中的手指慢慢沉下去。他说,乔子,我们之间不允许有爱情。我们一直隐藏得很好,不是吗。他并未察觉。我不想伤害他。一切适可而止便好。[br]   我心里暗自发笑。脑海突然闪出一个念头,是想要把这一切当作一场游戏一样玩下去。我说,可是我爱你。江凌。我爱你的身体、爱你的一切。我们去和秦安摊牌好吗。我根本无法忍受再这样下去。[br]   你不懂得游戏规则吗。你这么做,只能被淘汰出局。江凌开始愤怒。[br]   江凌,难道你一直把我们之间当作是一场游戏吗。[br]   这是三个人的游戏,只是必须要有规则。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一个。[br]   江凌沮丧地坐回到床上吸烟。我说,那好吧。从今以後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说完,我扭头就走。我知道,江凌定会拉住我。果然,在我开门的瞬间,江凌迅速从身後抱住我。他说,乔子不要走。求你,不要这样折磨我。你知道,如果见不到你,我整个人就瘫痪了。[br]   他把我抱到床上,亲吻我并重新开始脱去我的衣服。当他进入我身体最深处的时候,这个男人,以为只有他的性爱能够让我此刻得到平息与满足。多么好笑,一个只懂得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br]   这场游戏,我渐渐开始担心一旦投入便不可收手。[br]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最终想要得到的究竟是甚麽。以及,我这么做的目的又是甚麽。真是盲目。[br]

   秦安依旧忙碌。但他每天总会准时回家。[br]   当他自己开公司後,我便辞掉工作,与他同居。後来一直整天在家看碟,睡觉,偶尔帮他设计广告方案,或者出去逛街购物。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一旦秦安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与江凌厮混在一起。我的改变令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潜意识里,也许我一直希望能够残忍地将一切挑明。可是这么做的意义何在?[br]   当我和江凌赤裸裸地躺在床上,然後被秦安目睹一切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释然了。江凌惊慌失措地卷起衣服,然後像贼一样迅速逃离了我们家。而我则从床上坐起来,慢慢点燃一支香烟。用一种自己都难以置信的优雅来面对秦安。[br]   空气在这一瞬间仿佛凝固了。我终于看见秦安的脸上挂满受伤的表情。我也终于明白,从一开始,我想要得到的只是秦安的心碎。我摁灭香烟。对不起,我说。他却始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紧闭双眼。[br]   或许,他早已经预感这一切。只是没有勇气面对。[br]   可是这一切,在我眼里不过是懦弱。我憎恨懦弱的男人。[br]

   後来秦安走了。我继续坐在床上抽烟。目光呆滞。脑海空白。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三天後,秦安买回一大捆艳红的玫瑰花,以及一枚钻戒。[br]   他穿着干净洁白的衬衫,面带微笑。他说,乔子,嫁给我好吗。

   ……[br]   其实那一刻,我心都萎缩了。[br]   在他面前,我终于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我摇头大声说,为什么你不骂我?不打我?不责怪我?这样丑陋的事情值得你原谅吗?秦安,我憎恨你的懦弱与沉默。我不稀罕你的包容和原谅。我宁愿你现在狠狠抽我几耳光,也许我会感激你。[br]   乔子,因为我爱你。任何你的一切我都可以容纳。只要我能够给你幸福,其他都不重要。[br]   秦安,也许你不该对我太好。当一切来得太轻易太完美的时候,我其实丝毫体会不到真实幸福的感觉。尽管,我相信我爱你。可在我们安逸的生活里,我时刻都感觉一种压迫的危机感。[br]   对不起乔子。秦安走过来将我搂进怀里。他说,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做得更好。可以吗。再给我们爱情一次机会。我不想失去你。[br]   我无法说话。因为他用力吻住了我的嘴唇。随即,他拉起我的手,将钻戒套在我的右手无名指上。如此单纯的男人,他以为一枚代表爱情的戒指,足以能够套住一个女人的心,包括挽留一段险在边缘的爱情。[br]   几天後,我走了。离开秦安。[br]

   一直到六年後的今天,我们又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相遇。[br]   人生真像一场不断循环播放的电影。

   我和秦安之间隔着一张玻璃方桌。咖啡的醇香在空气中弥漫。六年的光阴,像一场漫长而艰辛的旅程。当初,我们背道而驰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绕了很远,终于又回到原地。[br]   秦安坐在我对面,从前不吸烟的他,现在却一支接一支。当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带任何情绪起伏。仿佛只是在讲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他说,乔子,你走後,我一直留在原处等了你两年。我以为你只是出了甚麽意外,于是我每天看新闻和报纸。可是在每天发生的悲剧里面,终究没有你的名字。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却悲伤得像个孩子一样大声哭泣。等到最後,你给我的记忆全部在一瞬间模糊。我也终于知道,你是真的离开我了。不会再回来。[br]   後来我离开上海,回到这里。在父母的撮合下,很快便和表妹成亲。一年後她生下一个女儿。叫秦弦。我想,其实我是幸福的。但是乔子,我始终相信你会在某一天出现。我没有失望。你真的出现了。你一直在这里生活吗?[br]   不。我只是停留几天就离开。[br]   ……

   在时间面前,过往的一切全部变得微不足道。[br]   任何事情,终究抵不过时间的蹉跎。[br]   我去了秦安家。他说妻子带女儿回了娘家。因为近期发生争吵。他说只是去坐坐。没有目的。说完,他像个孩子一样发出爽朗的笑。他的家,一切整齐干净。秦安拿出相册。我一一翻阅浏览。漂亮的妻子,以及同样漂亮的女儿。这些相片,无非象征着一个家庭的幸福和美满。[br]   乔子,你一直对你後来的生活闭口不提。我可以知道原因吗。[br]秦安试图追问某些过去的痕迹。我亦不再隐瞒。我说,两年前的婚姻,死在了一场车祸里。包括我的爱人。他一直爱我。我们有幸福的生活。可是一切都在去年的六月里,随着一场车祸死亡。[br]   抱歉。我不该提起。[br]   没甚麽。经历过伤痛,最终也能够轻易面对现实。[br]   秦安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当我意识到甚麽的时候,迅速抽回手,却被他死死抓住。他说,乔子,你一直戴着这枚戒指。你始终记得我们的过去对不对?[br]   秦安第一次那么用力的把我抱在怀里。我丝毫没有抵抗的余地。他开始迟疑地亲吻我的头发,额头,嘴唇。在光线暗淡的卧室里,我的身体脱离了思维所能控制的范围。我没有半点拒绝。也许在这个陌生了太久的怀抱里,我依旧是最初安静而满足的孩子。[br]   如果时间一直如此停滞,直到天荒地老,我们亦是死而无憾。[br]   我们在彼此久违的怀抱里沉溺,忘记周围一切存在。刹那间,我们被巨大的踢门声惊醒。一个女人风风火火地冲上来,强而有力的打了秦安两个响亮的耳光。随即以同样的速度和力度在我脸上留下两个火辣的巴掌。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声谩骂,甚至哭泣。她说,不要脸的狐狸精。*子。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贱人不可。[br]   秦安站在一旁惊恐不安的小声说,你别闹了。我们甚麽也没发生。[br]   都带到家里来了,还甚麽也没做?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原来就是这个小贱人?看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女人发出讥讽的冷笑,并奋力掐住我脖子,然後一直把我推到窗口旁。她高大强悍,我毫无抵抗之力。我绝望地望着站在门口处的秦安。他像个惶恐而无助的孩子,只是不停的叫女人放手,却丝毫没有制止的行为。我冷笑。当身体抵触毫无遮拦的窗口时,我用最後仅有的力气把女人狠狠一脚踹开。随即她发出一声尖叫,松开手,然後倒在地上绝望的哭泣。[br]   我终相信,任何时候,我只能自保。

   我满心余悸,然後像逃亡一样冲出房间。没有再看秦安一眼。[br]   经过客厅时,我看见一个两岁左右的女孩儿蜷在角落里,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手中的布娃娃被死死抱在胸前。[br]   电梯从21层急速下坠。我觉得自己正被打入深深的十八层地狱。[br]   当我刚走出大楼时,一个黑色的影子像沉甸的石块一样从21层高楼急速坠落地面。然後发出惨烈而沉闷的声响。一个美丽女人的身体,瞬间像泥一样摊在了坚硬的地面上。所有路过的人全部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br]   我仰起头,看见傍晚的天空,一大群乌鸦叫着掠过头顶。[br]

[br]

                                                   五年七月七日。05:10。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0-22 10:41:28编辑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10-23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哈哈 这个我相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719 - 5239262
  • 邮箱:188075605@qq . com
  • 地址:湖北省丹江口市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weixinhbdjk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手机版|Archiver|水都论坛 ( 鄂ICP备05023351号-1 鄂公网安备 420381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